3268影視
 

 

新聞中心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原標題:道達爾每年為一個低碳項目花6000萬歐,值得還是浪費?

  法國能源企業道達爾的低碳化進程明顯加速。

  11月19日,道達爾集團亞洲研發副總裁徐忠華在接受經濟觀察報采訪時表示:“道達爾正在成都參與建造一座工業化中試平臺,它可以在發電并生產蒸汽的同時,捕獲高純度二氧化碳。未來的電廠可以基于化學鏈燃燒創新技術來捕獲石油和天然氣等燃料燃燒產生的高濃度二氧化碳。”

  據悉,該項目是世界上最大的化學鏈燃燒中試項目,屬于道達爾中歐減排解決方案項目中的標志性項目之一,主要由中國和歐盟政府提供財政支持,5年的總花費共計2000萬歐元,其中道達爾的投入為500萬歐元。

  不難注意到,在對自身的定位的順序上,道達爾集團將“國際石油天然氣公司”排在了“全球性的一體化能源生產商和供應商”之后,和“低碳能源運營商”并行。

  目前道達爾在低碳發電領域每年投入15億至20億美元,并提出了至2023年低碳電力達到10GW的產能目標。所謂低碳電力使用天然氣或可再生能源產生的電力,發電業務也是道達爾低碳戰略的核心。

  但是未來相當長時間內,從經濟性和穩定性的維度考慮,化石能源仍是主力,由此不可避免地需要對化石能源產生很多二氧化碳進行管理,CCUS則是主要的技術之一。

  據徐忠華介紹,目前階段性成果是一套冷態模型已在搭建完成并在去年年底投運,最終目標是利用CCUS建造一個能產生3兆瓦熱能的工業工廠。上述工廠預計在未來兩年內建成,目前正處于方案調整階段。

  前路漫漫

  盡管碳排放管理問題與全人類的命運休戚與共,但由于需要投入的資金量巨大,CCUS技術的發展速度實屬緩慢。“我們必須非常現實地承認CCUS所需的投資特別大,特別是經濟下行時很多國家在投資過程中的確會有所遲疑,減弱力度。”徐忠華表示。

  他曾經問過日本的經濟產業省,CCUS是經濟項目還是環境項目?獲得的答案毫無疑問是后者,當沒有碳稅等配套政策支持,企業很難通過開展CCUS項目盈利,相較于商業模式更為成熟的可再生能源項目,CCUS項目自然不具備經濟性的優勢。

  道達爾每年會在CCUS項目上投入10%的跟能源相關的研發經費,在挪威、英國、中國、加拿大部署了很多相關項目,具體金額約為6000萬歐元每年,甚至相當于某些國家對CCUS的整體投入。

  除了成本高昂,致使CCUS研究進程緩慢的還有社會公眾的關注程度不足、各利益主體之間的協作有待加強等原因。

  他直言:“參加CCUS的會議經常能碰到熟人,每年二氧化碳的排放量有幾十億噸,關乎80億人口的生活,但是開會的時候你會發現總是那些人在關注,這本身就是巨大的挑戰,氣候變化的問題不能總是依靠那幾百人去解決。”

  在民眾關注度提升的前提下,CCUS還需各國政府間合作,不應只寄希望于某一國家特別激進地投入于此。“因為這樣確實會影響整個產業的競爭力,如果單個國家開始征收碳稅,而別的國家不征收,可以想見這個國家整體的產業競爭力會下降,因為企業應付的成本會更高”。

  因此需要相關的利益參與方,即政府、學術機構、企業從方方面面著手布局,以解決CCUS資金投入、技術儲備等方面存在的挑戰。

  技術創新

  CCUS的商業化路徑目前尚不清晰,因此大量的資金投入于前瞻性的技術研究。道達爾牽頭的中歐減排解決方案即是如此。目前該項目的合作方包括清華大學、東方鍋爐、浙江大學和歐洲學術和研究機構,旨在通過改進工業燃燒技術的專業知識,進而改造并重新利用現有設施。據記者了解,上述項目也申請到了來自歐盟地平線2020項目的資金,該基金主要用于支持環保生態方面的科技創新。

  聚焦到成都的項目,具體的技術創新體現在能夠較低成本地將二氧化碳和氮氣分離,以往的分離過程較為耗能。

  徐忠華表示:“我們設計了兩個反應器,其一是將空氣跟金屬顆粒反應,以鐵為例,反應后得到氧化鐵,剩下不變的是氮氣。氧化鐵是固態的,氮氣是氣態的,所以易于分離。再把氧化鐵送到另一個反應器里,跟碳氫化合物反應后生成二氧化碳、水蒸氣和鐵。”

  上述流程的產物是高能量的水蒸氣及純度很高的二氧化碳。整個過程由于不需要其他額外的裝置,從而能大幅降低減排的成本。徐忠華進一步解釋,如果控制這個反應,令其反應不完全,則可以得到一氧化碳、氫氣還有部分水,可用于制氫,也可以得到合成器,去生產油品、化學物,同時得到高純度的二氧化碳。

  而理想的應用場景之一則是用于開發稠油。徐忠華舉例稱,西部地區稠油較多,若將高溫水蒸氣注入到地下即可把油品軟化,隨后再將二氧化碳注入驅油。但這其中還有很多技術細節需要投入大量時間進行研究。

  針對CCUS技術成本的下降空間,徐忠華認為,目前很多技術是在實驗室階段。一個技術停留在實驗室階段是最貴的時候,因為它根本沒有規模化,一旦規模化之后,它就有下降空間。此外技術在實際應用過程中,存在成熟度的問題,要把技術變得越來越成熟,就要往產業應用的角度去靠。而探討可行的商業模式的前提建立在政府的碳稅以及其他政策機制的框架下。

  徐忠華也坦言,從現實的情況講,CCUS不是短期內碳減排最有效的方式,也許最有效的是提高能效或改變能源結構。道達爾目前石油和天然氣的占比已經對半,未來的目標是到2030年,天然氣占比達到60%。

 

 
新聞中心 | 市場導航 | 信息發布 | 銷售大廳 | 商家名錄 | 客服服務 |

瀟湘源國家水利風景區|

地址:中國.安徽省蚌埠市東海大道與工農路交叉處
CopyRight 20019 All Right Reserved AnHuiNanxiang Group.Deign by:光彩大市場歡迎您!
全民内蒙古麻将技巧